首页 资讯 财经 生活 关注 科技 房产 企业 时尚 图库

文化

旗下栏目: 公益 体育 文化 新闻

【艺坛精英】艺术名家重点推荐——孔立公

来源:未知 作者:窗二小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7-09-26
摘要:孔立公,字祥平,号逸公,1956年出生于甘肃徽县。毕业于兰州教育学院美术系,研修于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中国画研究生班,先后师从于贾又福、范曾、郎绍君等

 

 

 

孔立公,字祥平,号逸公,1956年出生于甘肃徽县。毕业于兰州教育学院美术系,研修于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中国画研究生班,先后师从于贾又福、范曾、郎绍君等先生。 现为中国美协敦煌创作中心创作员;中国古玉器研究会会员;国家一级美术师;甘肃画院专业画家。

其作品在《中国美术报》、《美术观察》、《光明日报》、《中国画研究》等报刊作专题介绍,在国内外举办过多次个人画展,数件作品被中国艺术研究院收藏。出版有《孔立公山水画选集》(甘肃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);《孔立公画集》(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);

《孔立公山水画选集》(岭南美术出版社出版)。2010年,应邀出访加拿大萨斯卡彻温大学讲学半年期间举办了两次个人画展,次年又应加拿大萨斯卡通市图书馆邀请举办了为期一个月的“魅力东方 拥抱自然”孔立公个人画展,内容有山水、花鸟及敦煌壁画,数次展览均获得了圆满成功。且反响热烈,当地中英文报刊杂志、广播电视台都作了专题介绍,特别对当地华人华侨从精神文化层面给予了强有力的支撑,得到广泛认可,为弘扬中华优秀文化作出了努力。2012年,应邀为甘肃省人民政府创作巨幅山水画《黄河之源》、《陆游诗意图》均已创作完成并陈列。

 

 

 

 

《陇山如歌》138cmx68cm  2014年

 

艺术评论:

来加拿大生活多年,工作繁忙,生活凌乱,但是稍有闲暇,便生乡愁。我生于安徽,在陕西生活了七、八年,在上海也稍呆了四、五个年头,我不念三秦大地,也无感于上海繁华,我的思乡情怀没有那么博大,不能伸及至我生活过的每一片土地,我只是深深地眷恋那窝小小的山村,和四季不息沿村流淌的清流。

就是那小小的村庄,让我如此向往少儿时的夏天。我和小伙伴们在田间地头疯狂奔跑,欢笑声中追逐着漫飞的蜻蜓和五彩的蝴蝶。夕阳西下,炊烟升起,慈母声声唤儿归去。每当此时,环绕山村的绵绵青山,总是我最后深情注视的巍巍城堡,婉转鸟语也成了大自然伴随我成长的浅吟低唱。

 

  

 

《吴越清韵》240cmx70cm  2014年

 

 

 

《青绿四季图》138cmx34cmx4  2014年

 

可是,现在生活在异国,环顾这平原之地,我找不到类似于家乡的一丝一毫的影子。故乡时常在我的梦乡里出现,或和风日丽,或浓秋薄冬,朦胧中我徘徊于故乡的山路溪边。但是,梦断醒来,眨眼之间,故乡竟已在万里之外。偶尔在情急之时,我会登高垫足阴颈西眺,徒愿我的目力能穿云破雾,看见家乡的山水房舍和绿草红花。只要有机会,我就参与一些与中国文化相关的活动,试图走进中国的文化氛围之中去,就算是听上只言片语的乡音乡韵,也能使我感觉到故乡与我并不遥远。但是,在萨斯卡通这个加拿大的平原小镇,这种机会少之又少。

 

 

 

 

《家山依旧》240cmx70cm  2014年

 

好在机会还是来了,中国著名画家孔立公先生在萨斯喀彻温大学讲学之际,在萨斯卡通举办了一次山水画展。我便抽空刮脸净面,整肃衣冠,携妻带子前去观看,心情激动,如省故里。萨斯卡通有一个非常专业的艺术展馆(MendalGalary),但是由于该馆展出安排十分繁忙,加上孔立公先生形成短促,使得这次画展最终选择在ZionLutheranChurch的大厅没进行。一人大厅,扫目四望,发现四面的墙壁上挂满了画,如同进入了自然山水的怀抱之中,我就像一个被禁闭多日愁苦万状的人,忽然见到了户外的阳光,忙不迭地张开鼻翼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。

 

 

 

《江河万古》240cmx70cm  2014年

 

 

 

《太行石板岩写生》(卡纸)68cmx46cm  2017年

 

 我分明是回乡了啊!那饱熟的莲蓬和盛放的莲花,应该就是隔壁张婶家门口荷塘里的一颗,伸手欲摘,却怕张婶持棍追骂。曲枝红花的梅条就生长于五叔屋前的那颗老枫树旁,自吐蕾至绽放,曾经引来多少垂暮的目光。几杆随风摇曳的翠竹,似乎从我家屋前的屋后的竹林里长来,盛夏酷暑,在竹林的浓萌之下放一张藤椅,舒适地躺下,让清风拂面,听风穿竹林的沙沙轻鸣,再随手翻看文辞佳作,该是多么闲适惬意之事啊!绕过竹林,高山峻岭溪流平湖便在眼前依次突现,近山突兀挺拔,飞泉之下,树木萧疏,远山耸立云端,绵延苍茫,群峰欲隐却现。山峰间有白云氤氲,或有小丘起伏,岩石舒卷,山间有小桥闲架,曲径通幽,瓦庐掩映,人影走动。这屋宇、峦石、树木、长桥、溪涧巧妙地融合,交织出多么安闲适意的景致。这是我多么的熟悉的景象啊!

 

 

 

《太行石板岩写生》(卡纸)68cmx46cm   2017年

 

 

 

《太行石板岩写生》(卡纸)68cmx46cm   2017年

 

 

 

《太行石板岩写生》(卡纸)68cmx46cm   2017年

 

 

 

《太行石板岩写生》(卡纸)68cmx46cm   2017年

 

 

 

《太行石板岩写生》(卡纸)68cmx46cm   2017年

 

 说是参观山水画展,不如说是在山水中游走了一遍,每一幅山水,仿佛都是我所熟悉的故土的此处彼处。我尝试着把画中的山水向保存在我心中的故乡的山水全景中摆放,那么多幅精美的长短卷,都一一被我对应到家乡各处。        

 看完画展,对孔立公先生的书画艺术造诣感叹不已!展出的这么多精美画卷之中,那大山巍巍,大水淼淼的气象,长瀑流泻云海汹涌尺幅千里的视觉效果,超脱人世凡尘的圆融意境,需要怎样的经历、磨炼、才情、修养才能酿成画家胸中若干种风云万般丘壑,断然也挥不动纤豪之笔,搅不匀五彩之墨。带着钦佩与好奇之情,我与立公先生对坐品茗,求间珍奥,画家眼神灼灼,表情淡定,寥寥数语,就让我如参透禅机般大彻大悟。原来,我对中国山水画的欣赏太过于肤浅,之时停留在画境与实体的相似比较层面之上,根本没有触及山水画的深刻内涵。高山、缓坡、流水、平湖、枯树、茅舍、渔翁和扁舟实际上只是一种绘画语言的构成元素。立公先生把他对人生世事深刻的剖析思考,把自己心中对理想的人文社会模式的渴望,对生活方式和环境的追求,通过笔墨纸砚精致地描绘了出来。立公先生给我带来的,是对中国山水画意境的全新理解。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知山乐水,天人合一,那是怎样的和谐景象?人世沧桑,命运多舛,我们又到哪里去寻找心中的山水桃源,站在立公先生的这些山水画前,无论哪番的心情,都该进入化境,宠辱两忘了吧。这纯净的山水就是我心中的山川田园啊!望梅止渴,赏画归乡,故乡遥遥,但乡愁已去,我的心也在这山水之间里得到了安歇。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文/陈启林(加拿大萨斯卡彻温大学教授  博士)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
责任编辑:窗二小